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终无结果
终无结果
我惺忪睁开眼,和煦的阳光已经洒满床头。我下意识地向枕边摸索,咦,人呢?

  「我在这儿呢,你醒了哦,睡得香吗?」她掀开被单,从我跨下抬起了头。

  「你干吗呢?」

  「嘿嘿,我在观察你这个东西,太有意思了!它好像有生命哦,你下面这个袋袋自己会动,就好像在呼吸一样,太奇怪了!」她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惊喜地叫着。

  「是吗?我怎么没注意。」我说。

  她伸过手一把拉起我,然后用舌尖轻轻舔了舔我的阴囊,「你看你看,看到没有?」

  我盯着仔细地看了一会儿,果然,阴囊在慢慢蠕动着,这现象我还真的是头一次注意到。

  「看见了吧,我是不是没有骗你?」我呵呵一笑扑了过去,把她按倒在身下,掰开她的大腿疼爱地说到:「我看看你的,感觉好点了吗?」「不要让你看,我好多了,真的。」她挣扎着,一翻身又把我按倒了床上。

  随后,她一把攥住我那已经硬挺了的阴茎说道:「你们男的是不是都喜欢这样?」

  说完就张开小嘴,一口含住了我那硕大的龟头开始笨拙地吮吸起来。

  我抚摸着她的秀发,开玩笑地对她说:「你知道的东西不少啊!」她从嘴中吐出我的龟头,不好意思地说:「还不是你教我的。」「我?开什么玩笑,我哪有机会呀?」我一脸的冤枉望着她。她嘿嘿对我一笑说:「你弄得那个破网页你以为我不知道啊!」天哪,这么保密的事她都知道了,看来她细心观察我已经很久了。那些都是我无聊的时候在网上收集的一些情色文章,大概有一千多篇吧,我把全部文章整理后制作了一个简单的网页隐蔽地放在局域网上,是专供我们几个色友偷偷浏览的,唉,做任何事都不可掉以轻心哪。

  看着我尴尬的神情,她用手紧紧抓住我的阴茎怀笑着说:「呵呵,我抓住你的「把柄」了吧。」说完还夸张地用力提了提我的阴茎。我苦笑一声,静静地躺在床上不再做声,她则继续卖力地吮吸着我的阴茎。说实在话,她把我弄得并不舒服,我心想她毕竟还没有经验嘛,慢慢就会好的。

  过了一会,我起身把她按倒床上说:「该我弄弄你了。」此时她好像也有些累了,乖乖地躺在那里张开了双腿。

  我看到她那里湿乎乎的,两片淡粉色的阴唇明显已经消肿了。我轻轻拨开她的阴道口,昨夜才被我撕裂的处女膜并未完全愈合,边缘处还渗着血丝。我疼爱地慢慢合上此时微张的阴唇,手指开始轻轻揉搓她那粉红色的阴蒂。

  过一会儿,馨羞涩地对我说:「你到我的两腿中间来。」我不知道她要做什么,还以为她要我进入呢。我抚着硬邦邦的阴茎用龟头开始摩擦她的阴唇,她伸手一把抓住我的阴茎轻声说:「过来一点。」我把身体向前凑了凑,她开始用我的龟头慢慢地上下摩擦起她的阴蒂来。这时我才完全明白这小妮子的用意。

  慢慢地她好像熟练了这种动作,开始了有节奏地快速的摩擦,龟头在这种强烈的刺激下,我有几次差点射出来,还好我及时咬牙忍住了。

  随着第一次强烈高潮的到来,她并没有罢手,而是乐此不疲地继续快速地摩擦着,看得出一个接着一个、一浪高过一浪的高潮已经把她搞得筋疲力尽了,最后她扶着我的阴茎慢慢送入了她那温暖湿滑的阴道,她浑身一颤,就瘫软在床上不断地娇喘着。

  经过刚才那番折腾,我的忍耐也基本到了极点,膨胀的龟头在她滑顺的阴道中左冲右突,坚硬的阴茎凶狠地刺激着她可怜的小阴蒂和阴唇,肉棒根部的囊状部位猛烈地击打在即将痉挛的花瓣上,我疯狂地抽插了百十来下,精液狂射喷出,直达她刚经人事的子宫深处。

  我趴在她身上休息了一会儿,正想起身拉她去冲洗,她却紧紧地抱着我说:

  「不要动,让它在里面吧,现在它是我的,不要拿出去。我感觉好累,我们就这样睡一会儿好吗?」我点点头,慢慢翻过身,她也紧紧地贴着我,生怕我的宝贝从她身体内掉出来似的,调整好姿势后,我搂着疲惫的她很快就进入了梦乡。

  我们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,我们一起冲了个澡,彼此感觉精神了很多。

  馨红润的脸上洋溢着女人特有的妩媚,是啊,她已经告别了处女时代,现在是个真正的女人了。我感受着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成熟女人的气息,感叹自己真的无法抗拒她那种魅力的诱惑。

  用了整整一下午的时间,我们逛遍了E市的所有景点,说是看风景逛景点,倒不如说是我俩卿卿我我环境的点缀。无论走到哪里,她都紧紧地挽着我,头轻轻地依偎在我的肩头,生怕我从她的身边走掉似的。

  其实我们都清楚地知道,这种快乐的日子我们又能持续多久呢?每当妻子的音容笑貌在我脑海里浮现的时候,我的心头都会一痛,唉,走一步算一步吧。

  在E市我和馨度过了最快乐的日子,虽然时间很短暂,但是我们感觉就像度过一次新婚蜜月般的甜蜜。离开E市回家的路上,我们彼此的心情都很沉重。

  虽然我们能够短暂地逃离了现实,可毕竟我们还是要回到现实中的。

  车子快速地在归途中奔驰着,车厢里轻轻回荡着张惠妹那幽怨的歌声。「我可以抱你吗爱人,让我在你肩膀哭泣。如果今天我们就要分离,让我痛快的哭出声音。我可以抱你吗宝贝,容我最后一次这样叫你。你也不得已,我会笑笑的离去……」

  突然她一头栽到我的怀里呜呜地哭了起来,我不知道如何去安慰她,因为我不能许诺她什么,我也不能做出那样的许诺。因为我清楚地知道,我还深爱着我的妻子。

  我小心地驾着车子,一面用手轻轻拂弄着她的秀发,安慰着她。过了一会儿,她抽泣的声音渐渐小了,可这时候她却像发了疯似的,迅速揭开我的腰带,扒开内裤掏出我那还还没睡醒的小弟弟,毫不犹豫地放进嘴里吮吸起来。我没有停下车,这种环境下我还从未体会过这样的刺激,而且看她现在这个样子我也很难劝阻,唉,随她去吧。

  逐渐坚硬的肉棒挤在她潮湿的口中,膨大的龟头被她闪动的舌头缠绕着,我也开始意识模糊起来。

  车子就快要驶入市区,我也在她的吮吸下感觉马上就要射精了,我想用手扳开她的头,她当然知道我要做什么,谁知她却死死地抱住我,反而加快了吞吐的动作,我实在把持不住,一股股精液全部射进她的喉咙深处,她并没有吐出来,而是丝毫没有犹豫地一口气咽了下去,并继续用她那温湿的舌尖为我认真清理着龟头上残留的精液。

  【完】